五十名食药专家宣言书

 

 

中华民族悠久历史辉煌灿烂,食药文化博大精深举世闻名。“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均衡合理的膳食关系到国家的繁荣昌盛;科学有效的中医中药是民族的繁衍之本。(二〇〇八年五月二十七日)

在东方广袤神奇的土地上。“食药同功同源”的认识可追溯到五千年前,其伟大实践已成为中华文化中不亚于四大发明的精彩奇葩。时光进入到崭新的新世纪,中华食药文明应对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与全人类的健康长寿做出新的贡献。

自燧人氏钻木取火而进入熟食时代,中华民族的先民们就先于其他民族告别了茹毛饮血的蒙味历史,开饮食文化之端。神农氏种五谷、尝百草,教民农业生产,自采集渔猎生活过渡到农耕文明,同时创立医药。伏羲氏“味百药而制九针”,为医药学、针灸学之始祖。遂始食药结合数千年不解之缘。

夏末商初奴隶时代,伊尹以膳食之官,亚圣之才,为帝王之师,负鼎俎为汤烹炊,以烹调、五味为引,以滋味说汤而正天下,遂制汤液而始有医药之方剂,遂有“食药同源”之美谈。

商周时期,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就多有华美诗句反映当时的饮食文化与饮食习俗。集西周礼制大成的《周礼》,即对王室制作和供奉的美食诸多精湛描述。而《周礼.天官》中即设“食医”之职,掌“六食、六饮、六膳、百馐、百酱、八珍之齐”,疾医用“五味、五谷、五药养其病”;汤医“以酸养骨,以辛养筋,以咸养脉,以苦养气,以甘养肉,以滑养窍”。皆为当时仅见的成熟食疗原则与主张。并且出现了从事药膳制作和应用的专职官员。

秦汉时期,辞赋浩瀚,从司马相如的《上林赋》到枚乘的《七发》,从杨雄的《蜀都赋》到王褒的《僮约》,乃至许慎的《说文解字》、刘熙的《释名》等字典,都大量记叙了当时的饮食物品与文化内容。而当时的许多大医学家同样善于以食代药。名医扁鹊早就总结出“君子有病,期先食以疗之,食疗不愈,然后用药”的科学道理。

《内经》更不乏食养之论:“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人以五谷为本”,“谷盛气盛,谷虚气虚”,“谨和五味,骨正筋柔,气血以流,腠理以密,如是则骨气以精,谨道如法,长有天命”;治疗之时则“药以祛之、食之随之”,“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系统论述了食疗养生理论。西汉早期医书《养生方》、《杂疗方》、《五十二病方》中均有关于饮食疗法的记载。东汉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所收录的三百多种药物中,食物和食物性药物达五十多种。同时代医圣张仲景,其著作《金匮要略》专列饮食禁忌专篇,提出“饮食五味,相宜则益体,害则成疾”,十分强调恰当运用饮食以健身祛病。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饮食文化走向繁荣,食品制作、烹调和食疗的著述成批涌现。《膳馐养疗》、《神仙服食神秘方》、《老子禁食经》、《黄帝杂饮食忌》、《太官食法》、《齐民要术》、《肘后备急方》、《食经》、《食方》、《本草经集注》,从食疗到药膳,从畜禽到植草,群星璀璨,为世之瑰宝。

隋代虽短命,仍有饮食研究成果谢讽《食经》流传今日。盛唐与宋代,《艺文类聚》成为总结唐代以前饮食文化的宝贵典籍。《茶经》成为万世茶道之经典。

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中设有“食治”专篇,使食疗开始成为专门学科,明确指出:“食疗不愈,然后命药”,

对古代食疗学的发展产生很大影响。孟诜编写《食疗本草》,为我国第一部集食物、中药为一体的食疗学专著,共收集食物241种,详细记载了食物的性味、保健功效,过食、偏食后的副作用,以及独特的加工、烹调方法。其主张明显体现了“药治不如食治”的原则。此后的《食疗本草》、《食性本草》等专著都系统记载了一些食物药及药膳方。《食医心鉴》、《新撰食经》等则以阐释食疗复方为主。宋代官方组织编纂《太平圣恵方》、《圣济总录》专设“食疗门”,系统阐述各种疾病的食疗方法。《山家清供》中有一中为阐述食疗内容,并精选多种食疗方。《养老奉亲书》则专门论述老年人的卫生保健,重点谈论饮食营养。

到元明清,药食著述更是层出不穷。元代忽思慧《饮膳正要》堪称我国第一部营养学专著。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收载药物700余种,皆可供食疗使用。高濂《遵生八笺》,载保健性食品制作方法400余种。尤其永乐帝朱棣之《普济方》、《救荒本草》,亦对饮食疗法作了全面详细论述,并对应用药粥治病多有研究,为后世研究食疗提供了宝贵文献。其他如《茹草编》、《食物本草》、《野菜博录》、《食鉴本草》、《野菜谱》、《饮撰服食谱》、《多能鄙事》、《食物本草会纂》、《寿世青编》、《随息居饮食谱》、《老老恒言》、《粥谱》、《成方切用》、《本经逢源》、《慈禧光绪医方选议》等书均有食疗记载。

近代以来,中华药文化与食文化由古而今绵延不尽,由内而外直接影响日、韩乃至东南亚各国,间接竟至影响欧、美及大洋洲诸岛国。

新中国建立后,在党和国家的中医政策的指引下,随着中医药事业的发展,食药文化逐渐复兴。尤其改革开放春回大地,古老食药文明更有创新。国家先后公布百多种既为食品又是药品清单,为当今食药发展提供科学与法律依据。相关专著大量出版如雨后春笋,食疗古籍整理发掘似万木复苏。科研、医疗、制药、饮食部门多方配合,继承发展;党和政府、企业界、理论界遥相呼应,扬弃创新。研制成果源源不断走出国门,五洲四海皆叹中华瑰宝无与伦比。

食药同源,对于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健康祛病发挥了不可磨灭的重大作用,中国几千年来虽经无数次的天灾、疫情与战乱,但从未发生过象欧美那样几百万上千万人死亡的悲剧,缘于中国先进的药食文明。

药食互补,古圣先贤创造的先进文化为全人类的文明史做出了伟大的贡献,如今许多国家与民族的科学膳食习惯与成果,多为对中华文化传统的继承与弘扬,逐渐形成健康长寿之奇迹。

如今世界医药与生命科学空前发展,但中华医药与药食文明对于人类发展的作用无以取代,愈加闪耀着历史与时代的光芒。中华民族的药食文明大踏步地走向世界,不可抗拒地走向全人类的生命与生活之中。

然而遗憾的是,如今我们面对的是这样的现实:中华民族伟大的食药文明并没有得到科学的继承与弘扬,不理智之饮食习俗蔓延不止,不科学之饮食文化倡导接踵而来;

其他国家与民族却将中华药食文明顶礼膜拜,科学继承,精心打造,运用于国民健康事业,获得了国民体质的快速提高。

我饮食文化与中医药文化缺乏有机结合,食药文明与科技发展严重脱节,产业化进程严重滞后,自己的文化遗产竟成他人专利;

而外国将中华文明精华发展成为民族产业,以自主知识产权占领了国际市场大半江山,竟将我发端与发源国甩在了后面。